12年前北京大哥捡到一乌龟养了7年才得知这乌龟可不同寻常

2020年,一个姓孙的男子在自己家中坐着,但他的脸色却十分难看,仿佛发生了什么让他难以抉择的事情。

此时,老孙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接通电话,电话那头说道:“唉,老孙,这么多天过去了,你考虑好了没有?”

老孙却是如鲠在喉,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老孙挂断电话后,看着水盆里的大乌龟愣神。

一只“乌龟”为何让老孙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这件事情背后有着怎么样的隐情呢?

别看老孙和好友已经是四五十岁的人,但他们常年锻炼和运动,爬起山来比年轻人看起来都身姿矫健。

两个中年人一边走着崎岖的山路一边聊着天,倒也悠哉。两人走着走着,却像小孩一样下了赌注,谁率先到山上谁就赢了。

在跑到山上后,好友却迟迟没有赶上来。老孙便想着说就地休息,等一等好友的到来。毕竟自己拼尽全力跑了一大段路之后,也有些吃不消了。

此时,距离自己的不远处却出现了异响。老孙听到这个声音后,立刻警惕地站了起来,毕竟这里是野外,有蛇或者其他野生动物不足为奇。

老孙就地取材拿了一根树枝,紧接着他慢慢走到那不明生物的附近。老孙拿着树枝谨慎地拨动着附近的植被,他没一会就看到了那发出动静的东西。

一只灰棕色的小乌龟赫然出现在眼前。老孙擦了擦虚汗,长出了一口气。好友也赶来了,询问老孙在干什么。

此时,老孙看着缓慢爬行的乌龟,说道:“我想着把这只小乌龟捡回去养,它留在山上肯定会饿死的。”

老张带着乌龟赶回了家里。回到家中,老孙却犯了难。家里连鱼缸都没有,这小乌龟能养在哪呢?

但小乌龟一直想要从盒子中爬出来,老张抓了几次小乌龟都会爬出来,便也随它去了。

老张也是第一次饲养乌龟,为了养好它,老张便掏出了手机询问有过养宠物经验的朋友们。

老张拍了照片发给朋友们,询问乌龟的品种。只见照片中的乌龟是黄褐色的,和枯枝落叶的颜色差不多。其次,乌龟壳也有些坑坑洼洼,上面还分布着许多怪异的尖刺。

老张的朋友们都没见过这种乌龟,便和老张说可能是花鸟市场新培育的宠物龟。老张见问不出什么便也作罢了。

在聊到乌龟喂食问题时,朋友说乌龟可以吃乌龟饲料,也可以吃新鲜的肉。老张一时间也不知道哪个更加合适,便打算都试试。

为了让小乌龟更容易进食,老张仔细地把排骨肉切了下来,并且切成了肉丁放到了小乌龟面前。

小乌龟却对肉类不感兴趣,即使老孙把肉放到乌龟的嘴巴边它也不愿意张口吃。老孙以为是在冰箱放过的肉不够新鲜了,便决定喂它吃一些乌龟饲料。

但这只小乌龟也不吃乌龟饲料,这可让老孙犯了难。这小乌龟这么挑嘴,要怎么养活还是个问题。

隔天一大早,老孙便赶到了菜市场。再回到家中,老孙便提着菜和肉进到了厨房。老孙不死心地把新鲜的猪肉切下来喂给小乌龟,小乌龟依旧不搭理。

老孙一时间有些挫败,便把小乌龟放到了地上。突然这小乌龟却慢悠悠地爬到了装着蔬菜的袋子那。

自从知道小乌龟喜欢吃蔬菜后,老孙每天都会起早去菜市场买一大堆蔬菜回家。这几个月中,老孙也变着花样地尝试给小乌龟喂其他肉食,什么鸡肉、鸭肉、虾肉等等,但小乌龟还是一口都不吃。

但说来也奇怪,这小乌龟只吃蔬菜,但也日渐一日地长大了。小乌龟也从刚捡来时蔫蔫的样子变得逐渐活泼好动起来。

老孙也把这只乌龟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老孙在家的时候时常会和乌龟唠嗑。这乌龟也像有灵性一般,总是呆在老张的脚边。

一人一龟的画面竟然也是十分和谐安静。乌龟时不时会伸出头蹭一蹭老孙的腿,而老孙也经常拍一拍乌龟的后背。

时间一晃,两三年过去了。当时巴掌大的小乌龟,如今也变得像盆一样大了,这当然离不开老孙的精心饲养。

老孙已经把饲养乌龟当成自己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老孙每天一早便会给小乌龟买回来新鲜的蔬菜,说是风雨无阻也不为过。

此外,老孙也经常为乌龟更换盆里的脏水,为它清理排泄物。对于一个五六十岁的人来说,这些活多少是有些累人的,但老孙却是乐在其中。

老孙养龟好几年,朋友也经常调侃老孙。但老孙总是说:“这乌龟我还能养个五六十年,我现在身子骨硬朗得很!”

某一天,老孙像往常一样出门买菜。随着乌龟体型越来越大,它的食量也增长了许多。老孙生怕饿着乌龟了,便急匆匆地想要赶回家。

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老孙由于过于匆忙,并没有注意过往的车辆。老孙也因为一时疏忽,被车撞倒在了地上。

转眼之间,老孙已经躺在了一片血泊之中。街边的行人看到车祸立马拨通了电话,但老孙很快陷入了昏迷。警察和医护人员迅速赶到现场,但老孙的手机在车祸中已经被损坏了,暂时没有办法联系到老孙的家属。

老孙再次睁开眼睛,他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老孙的亲朋好友看到老孙醒过来,皆是激动不已,但神情又难掩悲伤。

老孙为了安慰他们,还打哈哈道:“你们别哭了啊,我这醒过来了,不是没事了吗?”但不待亲人们回应,老孙便后知后觉感受到了右腿的疼痛和一股难以言说的古怪感。

老孙艰难地掀开被子,看向了自己的腿。此刻老孙才意识到他们欲言又止的原因了—他的右腿已经被截肢了。

老孙的儿子见父亲神色难看,连忙给老孙倒了杯水。老孙颤颤巍巍地喝完水后,便说自己累了,想要再休息一会。

亲朋好友们见此也不好再叨扰老孙,宽慰几句便也都离开了病房。病房里再次恢复了安静,老孙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老孙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年过半百还要遭此劫难。但他也明白自己如今只会拖累到儿子,他也不想给儿子增加负担。

在悲伤痛苦之余,老孙也没有忘记陪伴自己多年的乌龟。在自己住院的这段时间,乌龟一直没有人喂食。想到这里,老孙连忙嘱咐自己的几个好友和儿子买些蔬菜去自己家中喂乌龟,免得它饿坏了。

但令人感动的事发生了,乌龟彷佛也知道主人老孙出了事情。无论是谁带了菜叶去喂乌龟,它都一口不吃。

老孙得知这个事后既感动又担心,便想要见自己的乌龟,让它可以安心吃东西。老孙的儿子也知道父亲和这只乌龟感情非同一般,便询问了院方。

对于住院的病人而已,保持好心情也是至关重要的。医院在经过协调后,同意老孙的家人把乌龟带到医院给老孙见一见。

老孙翘首以盼终于见到了陪伴自己已久的乌龟,原本没精打采的乌龟在看到老孙后也是恢复了精神,它甚至像平日一样想要伸出脑袋去蹭一蹭老孙。

就这样,老孙在乌龟的陪伴下,恢复地更快了。没过多久,一人一龟终于是离开了医院病房。

老孙积极地配合康复治疗,每天都坚持拄着拐杖走路。慢慢地,老孙也接受了自己失去右腿的生活。

但老孙此时并不是独自生活,他还养着一只大乌龟。原本健康的老孙可以毫不费劲地给乌龟换水和打扫,但如今他只有一条腿了,做起这些活也是力不从心。

老孙曾经试着想给乌龟找个新的主人,但总是没物色到合适的人选。其实老孙心中是舍不得乌龟的,慢慢地这件事也就耽搁下来了。

但日子总归要过下去的,为了更好地照顾乌龟,老孙便打算装个假肢。有了这个想法后,老孙便和儿子商量这个事。儿子也想要老孙过得舒心一些,便支持了父亲的决定。

在装上假肢后,老孙努力地适应起它。老孙也逐渐找到了曾经走路的感觉,他也不再有给乌龟找新主人的想法了。毕竟自己现在活动起来方便不少,可以一个人照顾乌龟的。

老孙的生活也变得向之前一样了,无聊的时候便和老友们打打牌,唠唠嗑。除此之外,便是陪着、照顾着自己养了多年的乌龟了。

又是四年过去了,此时老孙的乌龟已经养了六、七年了。乌龟又长大了一大圈,现在乌龟只能勉强地放在一个巨大的水盆里。

乌龟现在已经长到了几十斤重,老孙无论如何都是抱不动了。由于体型的巨大,乌龟的食量也大了很多。从前老孙还能天天买新鲜的蔬菜喂给它,现在已然快支付不起它的喂食费用了。

有一天,朋友在老孙家中闲谈。在提到乌龟的事情时,朋友随口说道:“这乌龟压根不是普通乌龟吧,吃这么多体型这么大,会不会是什么野生品种?”

老孙这一次却是把朋友的话上心了,他连忙让朋友上网帮忙查找。在翻阅了许多乌龟照片后,他们把目光落在了苏卡达陆龟这一品种上。

苏卡达陆龟和老孙养的乌龟几乎是一模一样:乌龟壳背部平但两侧却弯曲,龟甲也是黄褐色。此外,苏卡达陆龟也有着前后数量不一致的前爪。最重要的是,它们也是纯吃素的动物。

苏卡达陆龟已经是濒临灭绝的品种了,此时老孙手上的这一只便是珍贵无比的存在。

朋友试探性问老孙:“这只乌龟你要怎么处理,可不能继续养着了!”老孙却是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不知道说些什么。

朋友拍了拍老孙的肩膀,便找了托辞离开了老孙的家中。老孙也没有心情留下朋友叙旧,便一个人坐在家中发着呆。

老孙的家中有着珍贵的苏卡达陆龟这一事很快就被其他人知道了。没过多久,便有不速之客来访。这个人一到老孙家中,便对老孙说:“我想要你家这只大乌龟,出多少钱都行。你开个价吧。”

见老孙沉默着,这个人却对老孙说出了一个天价。老孙愕然地看着乌龟,心想着自己家的乌龟真的是宝贝吗?

乌龟对于老孙来说,是亦亲亦友的存在。在知道乌龟是保护动物后,老孙更不会卖了它。

不待多想,老孙便冷言冷语地把人赶走了。想要买乌龟的人见老孙态度强硬,便悻悻而归了。

此时,家中的电视正传来《法治进行时》的主持人的声音。老孙也终于是下定了决心,他掏出了电话向电视台记者联系。随后,老孙又报了警说明了此事。

警察们到达老孙家中时看到这么大的苏卡达陆龟也十分惊讶,但念在老孙并非有意为之,并没有处罚老孙,只是对他进行了思想教育。

面对乌龟老孙终究是不舍得的,但苏卡达陆龟终究是属于野外的,老孙也相信它在野外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