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断供”天然气令欧洲恐慌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近日致函包括德国Uniper、RWE在内的欧洲能源进口商,称因出现“超出控制的特殊情况”,其将无法履行供应承诺。德国方面不相信俄气所谓不可抗力原因的解释,称减少供应的真正目的在于借此向欧盟施压以改变其在俄乌冲突上的立场。此间观察家指出,俄气一旦无法在7月下旬通过“北溪-1”号天然气管线供应天然气,那么欧洲特别是德国将面临难熬的冬天。

上月16日,俄气以负责“北溪-1”管道维修的德国西门子能源公司未能按时交还此前送修的涡轮机,将通过该管道的天然气供应量减少至每天6700万立方米,即仅为每天1.67亿立方米标准输气量的40%。

事实上,在西门子公司看来,他们也无能为力。这部被运往加拿大维修的涡轮机被扣在蒙特利尔,理由是俄气正遭制裁而不能将设备返还俄罗斯。

焦急万分的西门子公司、德国政府纷纷求助加拿大,希望放行这部涡轮机。德国与加拿大7月9日达成协议,放行该涡轮机。得知加方决定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示坚决反对。他7月11日表示,加方的决定“绝对不可接受”,这是在向俄方“示弱”。尽管有此插曲,获得美国方面支持的加政府最终同意2024年底前赦免对俄气设备所实施的制裁。

7月17日,这部涡轮机从加拿大维修厂空运至德国。而如果物流、海关正常,最早在7月22日通过陆路运输到达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附近的“北溪-1”管线波尔托瓦亚压缩机站。

不过,因对“北溪-1”管线日起完全中断了向欧洲供应天然气,直至21日。而对于管道维护后能否顺利供气,德国乃至欧盟都表现得惴惴不安。早在6月,德国副总理哈贝克公开质疑通过“北溪-1”减少天然气供应是技术原因,认为维修涡轮机问题不过是俄气采取行动的借口。欧盟委员会负责预算的委员哈恩表示,欧洲已不再相信会有好的结果,“我们正在假设天然气管道不会恢复运营,在此情况下必须采取额外措施”。

果然,德国、欧盟的不祥预感应验了。7月14日,俄气给包括德国Uniper、RWE在内的多家欧洲能源进口商发出具有法律效力的信件,宣称因遭遇了不可抗力因素而无法履行其天然气供应的合同义务。并且,该条款从6月16日开始追溯生效。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的立场是对欧天然气断供“并非俄罗斯蓄意为之,而是西方国家对俄制裁所引发的后果”。

欧洲天然气供应主要来自俄罗斯、挪威和阿尔及利亚,其进口量约占欧盟天然气消费量的80%。其中,俄罗斯天然气拥有欧盟天然气市场份额的40%。具体到欧盟各个成员国,西欧的德国、意大利、荷兰、法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分别为66.1%、43.3%、26.8%、16.9%;中东欧成员中,捷克、匈牙利、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分别有100%、95%、85.4%、75.2%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

当前,德国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面临“生死考验”。从俄罗斯输送天然气的管道主要有3条,一是2011年投产、年输送能力为550亿立方米的“北溪-1”管线,当前正因例行检修等原因尚未完全恢复供气;二是去年铺设完成、年输送能力为550亿立方米的“北溪-2”管线,因先后遭美国打压、俄乌冲突而未能运营;三是1999年投产、年输送能力为330亿立方米“亚马尔-欧洲”管线,因俄气禁止使用该管道的波兰部分而每天输送不超过4200万立方米的天然气,约占经过该天然气管线%。

为应对无气可用的严冬,欧盟各国纷纷采取措施。根据德国网络监管机构公布的数据,截至7月17日德国天然气的存储设施储气已近65%。然而,由于俄“断气”压力日增,德国对未来前景预测更加悲观。德国内政部长费舍尔早些时候甚至警告说,由于能源价格飙升和天然气供应困难,该国可能会发生激进抗议。德国政府正努力谋划“后路”,包括推进液化天然气进口项目、重启煤炭和燃油发电厂……甚至,还有多个城市正计划建设集中取暖点,为秋冬季大范围“断气”做准备。

Uniper公司是德国乃至欧洲最大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商。由于俄天然气供应下降,该公司面临严重的财务压力,不得不以高于俄气价格从替代供应商处购买天然气,甚至从7月11日起开始动用存储设施中的天然气。与此同时,Uniper公司三管齐下:其一,总裁克劳斯-迪特·毛巴赫发出呼吁,希望俄气将通过“北溪-1”管道的天然气供应量尽快恢复至满负荷水平;其二,提醒客户,根据当前市场情况,天然气价格上涨的可能性急剧上升;其三,由于德国复兴信贷银行提供的20亿欧元信贷额度用罄,要求政府再提供财政援助。

欧盟委员会在7月20日公布了一项新的立法倡议,将为所有成员国在2022年8月至2023年3月间设定将天然气需求减少15%的目标,推动成员国在今年9月前更新国家应急计划,指导各行各业采取节约天然气的有效措施。

在这场因俄乌冲突而引发的制裁与反制裁博弈中,俄欧双方均“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美国则获取了地缘战略和经济利益。

俄乌冲突前,俄每年向欧输送约1500亿立方米管道天然气,以及140亿至180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是欧洲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国。然而,根据国际能源署6月30日发布的数据,欧盟6月份从美进口的液化天然气首次超过从俄进口的管道天然气。当前,俄已停止对芬兰、波兰、保加利亚等欧洲国家的天然气供应,对德国、奥地利等国的天然气也大幅削减。

对于俄罗斯来说,虽然通过迫使一些欧洲天然气进口国开设卢布账户、削减供应等手段,达到了稳定本国货币、抬升天然气价格的目的,但却可能长时间丧失了欧洲这一重要能源市场。而欧洲,不仅放弃廉价的俄罗斯管道天然气、花费更高的价格购买美国液化天然气,而且还面临着冬天没有天然气的困境。在此博弈过程中,美国无疑是获利最多的一方:一方面,依靠挤走俄罗斯管道天然气,扩大了欧洲这一获利更多的液化天然气市场;另一方面,切断欧洲与俄罗斯的“能源纽带”,将欧洲牢牢控制在自己的阵营当中。

然而,这场围绕天然气而展开的俄罗斯、欧洲、美国甚至加拿大之间的多方博弈仍在继续。

日前,加拿大向德国西门子能源公司颁发许可证,直至2024年12月31日允许俄气维修、服务和运输设备。美国对此表示支持,国务院发言人称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能够帮助德国等国提升能源安全,抗衡俄罗斯在欧洲的能源主导地位。

为应对几个月后到来的天然气危机,此前以经济、金融制裁对待俄罗斯的欧盟此时变得不再咄咄逼人。正在讨论的新一轮对俄制裁方案中,不包含能源运输禁令,不涉及俄气。不仅如此,欧盟近日还考虑解除针对俄罗斯农产品及相关金融服务的制裁,还可能将一些俄企负责人从制裁名单中删除。

为填补俄罗斯天然气空缺,欧盟寻找其他来源。近日,欧盟与阿塞拜疆签署谅解备忘录,将“南部天然气走廊”的输气量在2022年提高到120亿立方米,2027年增加一倍到200亿立方米。

对欧盟、加拿大甚至美国在天然气领域的“战术性让步”,俄罗斯并不买账。在俄看来,颁发执照并不意味着加方或德方不会随时吊销执照,能源主导权不应放在欧洲人手里。为填补欧洲市场的损失,俄罗斯拓展东方、特别是中国市场。俄气18日宣布,通过“西伯利亚力量”管道向中国出口的天然气供气量在7月17日再创单日纪录。“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于2019年底投产,开始向中国供应天然气。2020年输气量达到41亿立方米,2021年增长1.5倍,达到104亿立方米。此外,此间媒体报道称俄罗斯正考虑铺设通过蒙古、通往中国的“西伯利亚力量-2”管线年开工建设的管线亿立方米,而主要气源地则是原计划供应“北溪-2”管道的亚马尔半岛。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